• ?

    回頭見,一路花開

    文章來源:安徽省阜陽實驗中學 更新時間:2017-05-16 訪問次數:3670次

     

    阜陽實驗中學  八(6班劉欣悅

    后來,也就沒有后來了,男孩只記得那開滿了一路的滿山紅……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題記

    那一年,他九歲。九歲的他卻遲遲沒有上學。他爹說,再等等吧,等再過一段時間就讓他上學。那一段時間是多少?是啥時候?他跟在他爹身后歪著腦袋問。哎呀,再過一段時間就是再過一段時間唄。他爹一邊抽著大煙袋一邊將他支開了。

    夏季清晨的天空總是特別干凈,竟沒有一朵云。只剩下徹底的純粹的藍。“當,當,當”老槐樹下的古鐘響了三下,“要上課了呢”他喃喃道。準備轉身回家,可還是不由地走向了學校。“算了,就再去看一下,肯定沒關系的”他想,于是向學校跑去。一間小破屋里,只有幾個學生,還有一個拿著戒尺的先生。男孩蹲在窗外,聽著先生講課。先生讓學生在練字簿上寫字,他就在墻外用樹枝寫得一身勁;先生讓大家打開書讀課文,他就在窗外學著大家搖頭晃腦的樣子,只是他沒有書。其實他也有一本書,也算不上是他的。那是過年時,來他家做客的遠房親戚家孩子落下的小人書。質量很差的那種,泛黃的紙上印著一個個小小的人物,墨跡也很淡,但這本書被他翻的不下三遍了,本來就薄得紙,變得更薄了。

    “當,當,當”老鐘又響了三下,他這才想起已是中午,該回家吃飯了。“喲,小野孩,又來偷聽了”先生故意和他開玩笑。“我,我才不是小野孩”他紅著臉爭辯道。先生笑了,又繼續道“整天瘋玩,不上學。不是小野孩是什么?”這次他急了,臉一下子紅到了脖子根“誰說的,我爹說了,再過些日子我就可以上學了。”“那過些日子是什么時候?”先生又笑道。男孩怔了,覺得理虧,但又怕別人笑話,便說道“反正過些日子就是再過些日子唄。”聲音輕飄飄的像戳破的氣球。先生笑了,擺擺手走了。男孩見他走了,急得要掉金豆豆了,這先生以為自己在說謊啊,沖著先生的背影,夾著生氣喊道“我說的是真的呀,我真的快上學了!”

    那天他哭著跑回家了。那一刻他恨透了父親,他不明白為什么自己不能上學,不能光明正大地讀書。他剛跑進大門便與父親撞了個滿懷,父親大罵“跑什么跑,后面有鬼??!”他兩眼淚花幾乎是向父親吼道“爹,我要上學??!”他爹下了一跳,半晌沒有說話。往后的幾天,過得還算平靜,他再沒有去學堂,也沒有吵著要學。他爹也總是早出晚歸,只是每天晚上都坐在房檐下抽煙,一句話也不說,像在想著什么。

    終于有一天,他爹對他說,孩子你明天去上學吧,他爹拍了怕他的肩膀便走開了。后來他才知道,他爹為了讓他上學,每天干完活后再多走十幾里的山路去砍柴,鞋都磨破了好幾雙,手上還起了大水泡。那天晚上,他抱著母親給他縫的小書包哭了一晚。

    就這樣他讀完了小學,又上完了初中,以全縣第一的成績順利進入高中。高中三年,他每天上學放學跑一個多小時回家吃飯再上學。就這樣苦了三年,他考上了一所不錯的大學。

    去校那天,是他父親送他的。那時還是夏天,上車前,他看了一眼這即將離開的地方,不平整的土路旁開滿了花,父親就站在這條路上,衣服被汗水打濕了一片,不知怎么的,他心里酸酸的。

    三十年彈一間啊。如今的他也當了父親,他開著私家車送兒子去車站。兒子背著大包向站臺走去,就像三十年前的自己,雄赳赳的奔向大學,沖向未來。如今,這條路上仍然開滿了花,主景依然是父親送兒子上大學。只是那年他二十九歲,而如今的兒子只有十九歲。

    三十年來,夢很美,現實更美。

    一分赛车官网注册